为什么好莱坞爱让白人扮演亚裔角色?

发布:2016-4-26 17:17 | 作者:hctodd | 来源:本站 | 查看:204次 | 字号:


有这样一种轻描淡写的说法:在好莱坞当个美籍亚裔演员并不容易。尽管在小荧幕上取得了一些进展——感谢《菜鸟新移民》(Fresh Off the Boat)!——但美籍亚裔演员接到的角色基本局限于某些刻板的形象,即使放在上世纪80年代约翰·休斯(John Hughes)导演的喜剧片里也不会有违和感。

还有更糟糕的情况:一些角色的人物设定原本是亚洲人,最后却由白人演员饰演。不幸的是,此类选角决策并非好莱坞的历史遗迹——譬如米基·鲁尼(Mickey Rooney)在《蒂凡尼的早餐》里扮演I·Y·国吉(I. Y. Yunioshi)——而是一直持续到现在的现实。

上周,迪士尼(Disney)和漫威电影公司(Marvel Studios)发布了改编自漫威漫画的《奇异博士》(Doctor Strange)的预告片。用不到两分钟时间着力阐释了每个“白人都会从东方得到启示”这一常见主题之后,该预告片隆重推出了由蒂尔达·斯温顿(Tilda Swinton)扮演的古一(Ancient One)——漫画里的那个藏族男法师。选择斯温顿出演古一并非什么秘密,但她的扮相——比如剃得干干静静的光头和“充满神秘气息”的亚洲服饰——还是会让人感到些许不安。这勾起了人们关于大卫·卡拉丁(David Carradine)在上世纪70年代主演电视剧《功夫》(Kung Fu)的古怪回忆,而《功夫》本身正是李小龙概念的“洗白”版本。

几天后,梦工厂(DreamWorks)和派拉蒙(Paramount)让外界得以一窥斯嘉丽·约翰逊(Scarlett Johansson)在改编自日本经典漫画故事的《攻壳机动队》(Ghost in the Shell)中所饰电子人草薙元子(Motoko Kusanagi)的真容。与此同时,有媒体报导称,制作团队考虑使用数字化工具来让约翰逊看上去更像亚洲人——基本上就是数位时代的涂黄面庞。

由白人演员扮演亚裔角色的两个案例接连出现,说明美籍亚裔演员在好莱坞犹如透明人。(为了追赶“洗白”热潮,狮门影业[Lionsgate]也发布了伊丽莎白·班克斯[Elizabeth Banks]在其翻拍的真人版《恐龙战队》(Power Rangers)里扮演的丽达女王[Rita Repulsa]的首张剧照,这一角色最初的人物设定也是亚裔。)

在好莱坞,为什么抹去亚裔痕迹的做法仍然能够行得通?大家并不是没注意到这种情况:就在去年,艾玛·斯通(Emma Stone)在卡麦隆·克罗(Cameron Crowe)那部遭到世人取笑的作品《阿罗哈》(Aloha)里扮演了拥有华裔和夏威夷原住民血统的艾莉森·吴(Allison Ng)。虽然该片引发了类似的愤怒情绪(票房表现平平),但却没人引申开去,讨论选角政策中的种族主义。

Aloha

显然,亚裔美国人并非好莱坞多年来的“洗白”嗜好的唯一受害族群。《小飞侠》(Pan)、《独行侠》(The Lone Ranger)等电影,是由白人演员扮演美国原住民的典型案例;《埃及众神战》(Gods of Egypt)和《出埃及记:天地王者》(Exodus: Gods and Kings)则延续了长久以来的由白人扮演埃及人的传统。

在所有这些例子中,制片人们都用千篇一律、令人厌倦的理由来为自己辩护。他们常常坚称,电影的主演阵容里如果有人来自少数群体,那便是一场赌博。《出埃及记》的导演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出席新闻发布会时说:“我不能着手拍摄一部预算这么高的电影”,然后宣布“主演是来自哪里哪里的什么什么穆罕默德”。

当编剧麦克斯·兰迪斯(Max Landis)现身Youtube,就《攻壳机动队》的选角问题作出解释时,用的也是类似的理由。兰迪斯说“目前还没有具备国际影响力的一流亚裔明星”,他还责怪观众“不了解这个行业如何运作”。

兰迪斯的理由和编剧亚伦·索尔金(Aaron Sorkin)观点一脉相承。在一封遭到泄露的邮件中,索尔金向电影工作室负责人抱怨说,迈克尔·刘易斯那本以华尔街高管布拉德·胜山(Bradley Katsuyama)为主角的《闪击者》(Flash Boys)难于改编,因为“根本没有亚裔电影明星”。

这些争辩似乎并未对好莱坞构成困扰。他们说,这与种族无关;他们所看到的唯一颜色就是绿色:没选择美籍亚裔演员来主演前述电影,是因为这些演员中没有哪一个有着良好的票房记录。

但他们错了。如果少数族裔演员意味着票房风险,那么幕前幕后团队的构成都相当多元化的《速度与激情》(Fast and Furious)系列的成功又作何解释?该系列的7部电影在全球范围内收获了将近40亿美元票房。事实上,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拉尔夫·J·邦奇非裔美国人研究中心(Ralph J. Bunche Center forAfrican American Studies)最近开展的一项研究发现,主演阵容多元化的电影不仅能带来更高的票房收入,还能让电影工作室和制片人获得更高的投资回报。

此外,好莱坞所做的是循环论证:如果美籍华裔乃至其他少数族裔演员甚至不能获得在电影中露脸的机会,他们又如何能先去建立票房影响力呢?让情况变得更糟的是,兰迪斯、索尔金等好莱坞大腕没有利用自己在业内的崇高地位去推动变革,而是选择了一条轻松的犬儒主义道路。

即便是由约翰·赵(John Cho)和凯尔·潘(Kal Penn)主演的不算大获成功的《寻堡奇遇》(Harold and Kumar)三部曲,按照其取得的票房收入和家庭媒体销售收入来算,也是其制作预算的4倍。与此同时,由白人明星主演的电影在票房方面总是不尽人意。本周上映的《猎神》(Huntsman)续集是由克里斯·赫姆斯沃思(Chris Hemsworth)主演的,他演过的电影中,票房失利的远远多于票房成功的,但他却被视为票房保证。

这些事实揭开了好莱坞那肮脏的小秘密。经济上的考量与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选角政策毫无关系,“洗白”主角的电影票房全部惨败。安插白人扮演主角并未对票房数字产生显而易见的影响。那么为何这种考量在好莱坞还是常规思维?

多年来,观众实际上一直在抵制这类电影,但电影工作室还是不停地把它们制作出来。但愿好莱坞最终能倾听大家的心声。





基思·周(Keith Chow)是流行文化网站The Nerds of Color的创始人,以及亚裔美国人超级英雄选集《神秘身份》(Secret Identities)和《粉碎》(Shattered)的编辑。
翻译:李琼